受伤与生病

昨天下午踢球受伤了,眉骨处缝了四针,现在贴着纱布,成了独眼龙。虽说缝针时打了麻药,但现在依然清晰记得线穿过肉的感觉,不好玩。缝针时与医生闲聊,第四军医大(我高考时的梦想)8年本博毕业,33岁,少校,顿时放心不少,好歹不是个江湖郎中。可是211医院的服务真是有待提高,缝完线去打破伤风针,做皮试稍微有点红,那护士就不给打。提供三种办法:a)签免责书,打(怒);b)换家医院做皮试;c)用脱敏药,医院没有,真是服了。后来换了一个护士过来看了一下,说没事,就打了,这这这……哎。

又想起以前几段受伤生病的经历。手臂骨折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只记得发生在小学,因为和同学打架摔在地上,骨折了。这成了我小时候不乖的铁证。阑尾炎那次记得很清楚,因为后来经常听家人提起。阑尾炎也是发生在小学,一开始不知道是阑尾炎,在农村一个私人诊所治来治去的,洗胃、洗大肠,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就是不见好转。后来实在没办法转到县医院,查出来是阑尾炎,要手术。手术前我爸还给医生塞红包(200块,90年代末是好多钱,我爸1月工资才200多,那时的猪肉才4元/斤),一个年轻医生,坦然的收下了,一副轻松的样子说,小手术不用担心,安慰我爸妈。手术麻药过后,真是痛呀,后来居然伤口发炎了,是因为手术没处理好。最后还是找熟人,拜托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把伤口重新处理了一遍才好了。

第三次严重的生病是在高二,发高烧。那时也真是调皮得可以,某个闷热的下午课间休息,突下暴雨。大家临时决定玩个游戏,剪刀石头布,输了的绕着操场跑一圈,好多人冒着大雨下去跑,我当然也没躲过,淋得跟落汤鸡样。完了继续上课,也没有去换衣服,这样作死当然也就病了。那时候农村来的孩子,没有一生病就去医院的想法,尤其还是感冒之类的小病,只有大病才会去医院,还是先到私人诊所去拿药。慢慢的发现吃药不管用,又去打针,可是发现打针也不管用,这样一来4-5天过去了。再后来就严重了,30几度的天气,我居然要盖被子,不在太阳下晒着就全身发冷。到医院检查,高烧,肺已经都发炎了。马上到急诊室输液,记得好贵,200多一瓶,从来没想过治一个感冒要花这么多钱。输了几天液就好起来了,可是以后感冒吃药打针都不怎么管用了,多年后这种情况才好转些。

还有一次在幼儿园时受的伤,不好写出来,此处省略500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