课程笔记-幸福课01

去年总是听到对央视“你幸福吗?”采访的调侃,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严肃并且难以的回答问题,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更难—“怎样才能幸福?“。很久以前就收藏了网易公开课里的哈佛大学公开课—《幸福课》。这门课程总共有23课,每课2个学时,算得上是一门大课了,看吧,幸福是多么难讲清楚的一件事情。从今天起准备陆续看这门课程,并做笔记,这样能督促自己专注,理清逻辑,以及思考。并能起到分享的作用。

第1课—什么是积极心理学(positive psychology)?

  1. 不是心灵鸡汤,不是成功学(空喊口号,缺乏实质内容);不是艰深的心理学学术研究;而是两者之间的一座桥梁,是一门有用的科学(理论严谨而且能被应用),通俗易懂地告诉你怎么”操作“,从而获得幸福。
  2. 主动笔记—听老师讲,自己思考到什么,记下来;被动笔记—老师讲什么记什么。
  3. 安静很重要:享受安静时刻,发呆,冥想(look inside);麻省理工大学的小白鼠闯迷宫的实验表明,中间休息一下的小白鼠比不间断投入到迷宫的小白鼠学到更多;Robert M Pirsig写了一本研究印弟安人的著作—《寻找莱拉》(Lila:an Inquiry into Moral),在书中将他们的文化与美国传承的欧洲文化对比时,发现,其中最突出的不同是:印弟安人崇尚安静。他们可以围坐在篝火旁边几个小时,一句话不说,只是看着对方,微笑,享受美好时光,内省(introspect);而在美国文化中,这种沉默会让人感到不适,总试图打破沉默。
  4. 之后会讲到:我们为缺乏安静付出的代价
  5. 这门课不只是教授接收信息,而是教你改变(Transformation),改变接收信息容器的形状;拥有许多的人,不快乐;拥有不多的人,享受人生;还有:拥有一切的人,充满感恩,快乐;生活窘迫的人,充满抱怨,认为自己是受害者。解读信息比信息本身更重要。
  6. 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雕刻出《大卫》之件作品的,米兄回答,到一采石场在一块原石上看见了大卫的“形状”,去除掉了多余的石块,就成了。这门课的主要内容或是精髓:让你摆脱限制,对失败的恐惧,去除伤害我们的完美主义,摆脱对胜利的渴望,对某事某物的内疚,这些都不是与生俱来的。
  7. 老子的思想也漂洋过海啦,课程中引用了老子的话:为学日增,为道日损。
  8. 本课程讲的都是“常识”——感恩,体育锻炼,花时间经营爱情的重要性,休息,简化。但是伏尔泰曾经说过,“常识并非那么平常(Common sense is not that common)”,本课程的目标是:让常识更平常
  9. 本课程不提供关于美好生活和幸福的答案,是关于辨识正确的问题,课程希望培养的问号比句号更多。
  10. 一项追踪了20年的研究,哈佛MBA培养的学生里有一部分极其成功,有什么共同特点?20年来只发现两个共同点:(1)真的相信自己(有目的,有动力,相信自己能做好),后面会讲到自我实现的预言;(2)一直问问题,其实就是终身学习;
  11. 还谈到了美国资深心理学家和Dalai Lama关于心理学的未来、研究,如何研究冥想,谈到文化差异时,Dalai Lama认为文化共同性远比差异更多;本课程主要研究西方心理学,对其它地方的人也适用。
  12. 最后的最后,这是一篇被动笔记!

受伤与生病

昨天下午踢球受伤了,眉骨处缝了四针,现在贴着纱布,成了独眼龙。虽说缝针时打了麻药,但现在依然清晰记得线穿过肉的感觉,不好玩。缝针时与医生闲聊,第四军医大(我高考时的梦想)8年本博毕业,33岁,少校,顿时放心不少,好歹不是个江湖郎中。可是211医院的服务真是有待提高,缝完线去打破伤风针,做皮试稍微有点红,那护士就不给打。提供三种办法:a)签免责书,打(怒);b)换家医院做皮试;c)用脱敏药,医院没有,真是服了。后来换了一个护士过来看了一下,说没事,就打了,这这这……哎。

又想起以前几段受伤生病的经历。手臂骨折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只记得发生在小学,因为和同学打架摔在地上,骨折了。这成了我小时候不乖的铁证。阑尾炎那次记得很清楚,因为后来经常听家人提起。阑尾炎也是发生在小学,一开始不知道是阑尾炎,在农村一个私人诊所治来治去的,洗胃、洗大肠,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就是不见好转。后来实在没办法转到县医院,查出来是阑尾炎,要手术。手术前我爸还给医生塞红包(200块,90年代末是好多钱,我爸1月工资才200多,那时的猪肉才4元/斤),一个年轻医生,坦然的收下了,一副轻松的样子说,小手术不用担心,安慰我爸妈。手术麻药过后,真是痛呀,后来居然伤口发炎了,是因为手术没处理好。最后还是找熟人,拜托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把伤口重新处理了一遍才好了。

第三次严重的生病是在高二,发高烧。那时也真是调皮得可以,某个闷热的下午课间休息,突下暴雨。大家临时决定玩个游戏,剪刀石头布,输了的绕着操场跑一圈,好多人冒着大雨下去跑,我当然也没躲过,淋得跟落汤鸡样。完了继续上课,也没有去换衣服,这样作死当然也就病了。那时候农村来的孩子,没有一生病就去医院的想法,尤其还是感冒之类的小病,只有大病才会去医院,还是先到私人诊所去拿药。慢慢的发现吃药不管用,又去打针,可是发现打针也不管用,这样一来4-5天过去了。再后来就严重了,30几度的天气,我居然要盖被子,不在太阳下晒着就全身发冷。到医院检查,高烧,肺已经都发炎了。马上到急诊室输液,记得好贵,200多一瓶,从来没想过治一个感冒要花这么多钱。输了几天液就好起来了,可是以后感冒吃药打针都不怎么管用了,多年后这种情况才好转些。

还有一次在幼儿园时受的伤,不好写出来,此处省略500字。